死--能否解脱?? 涟源斗立山丰华煤业公司一工伤案

发布时间:2022年05月31日
       2011年9月12日是一个悲伤的日子——丈夫邓玉清在涟源斗里三风华煤业有限公司井下工作中受重伤, 经矿领导关心后被送往涟源。袁中医院抢救。入院时查体:左侧额头1.5cm长的挫伤, 右侧L3椎横突压痛, 双髋后部皮肤青肿, 骨盆挤压分离试验( ), 双下肢不等长, 左侧比右侧短约2cm。
        X线片示L3右侧横突骨折及骨盆粉碎性骨折,

左侧骶髂关节脱位及多处软组织挫伤。入院后左肢髁上骨牵引6天。 2011年9月17日14时30分, 在全身麻醉插管下, 对粉碎性骨盆骨折进行2e-5钢板内固定切开复位内固定。
       主刀是湘雅医院特邀的刘正宏教授。 19:40被推出手术室。 CT片上, 左侧骨盆有3块钢板, 右侧骨盆有1块钢板, 两侧不对称。
       直到 11 月 20 日, 我才开始拄着拐杖起床, 而且只有几分钟。 2011年12月24日, 经主治医生通知, 可出院回家治疗, 住院时间为101天。邓玉清简历: 姓名: 邓玉清 出生日期: 1978年12月23日 文化程度: 小学一年级 身份证号: 432503197812236212 地址:湖南省涟源市斗里山镇甘西村5组, 2012年3月21日, 在娄底市中医院进行了统一的工伤鉴定。 4月25日, 奉化煤矿公司通报, 鉴定结果为所谓的9级。老公没读过书没见过世面, 只用蛮力干活, 听别人说:‘复试没用,

你家又不是官, 你又没钱, 况且, 政府一般都是为企业着想多一点, 不管怎样都是一样的。一位处理工伤的经理表示, 100次复试中只有一次复试成功。他们的一些家庭成员是该省的官员。 ’ 是的, 现在没有人关心工作中受伤的人。你可以在煤矿里给你尽可能多的东西。如果你不这样做, 那就忘记它。
       如果是大事, 你会上法庭。老公知道家里的情况, 只好不复查就退了。 2012年6月20日, 与奉化煤业公司谈判。谈判的结果很大。协商内容:九级赔付2167X3.5=7584元(住院3.5个月, 2167元为住院期间工资)2167X25=54175元(25个月赔付)15X30X3.5=1575元(15元一天生活费)费用, 无伤员)20X30X3.5=2100元(一天押运工资20元), 合计65434X0.8=52347元(煤矿只支付80%)。住院期间到现在, 生活费和生活费共计14500元。这如果按煤矿计算, 仅为37847元。想想,

家里有很多人——爷爷, 奶奶, 爸爸, 妈妈, 我自己, 我受伤的丈夫(三年后, 我只能做事, 只能做轻活), 四岁的孩子, 更何况我家就是老爸妈了。你觉得这家人还有办法活下去吗? ? 15元一天的生活费能吃什么?但是可以买很多包子。 20元一天看护(24小时全日制), 有这么便宜的“小工”吗?是《工伤法》规定的, 还是煤矿规定的? ? ? ? ? ?老公受伤前一个月的工资是5900元, 现在家里的收入是“负数”, 钱早就赔光了。我靠借钱生活。也希望上帝保佑大家, 每个人都平安无事, 不会发生意外。正好。 3万多元能用三年吗?孩子要读书, 祖父母80岁, 父母60岁。我的身体也不好。照顾老公的时候, 我没有好好休息。
       我三个月大的宝宝(男)也掉了, 我的身体还没有恢复。沉重的负担压在我们和夫妻俩身上。我们真的很想死, 我们不需要思考或做任何事情。但是在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之后……? ? ?路会走到尽头吗? ? ? “死亡”既可爱又可恨。真的可以解脱吗?我请求所有好心人帮助我们作为一个家庭, 帮助我们思考想法。